首页 > 两性 > 木子搞笑gif:城市伴娘去农村,被一群醉酒伴郎群戏

毕竟是闹着玩,只要不过分就好

监狱大门在我背后关上,我长长的呼了一口气,感受着空气的冰凉,心中咆哮,‘出来了,老/子/我终于出来了!’

我叫陆言,十五岁那年黑仔/砍/了/人,我自告奋勇替黑仔扛了这件事,那天晚上,孔慈哭了一个晚上,说她会恨我一辈子......

相隔五年,我总算是再次看见了阳光,我依然记得监狱里面老大摸着我的脑袋说:“小八啊,出去之后老大就不在你身边了,你要记着,凡是都要忍着,你在牢里五年,外面发生了什么你都不知道,所以,不要相信任何人!”

‘那孔慈和黑仔呢?’

听见这两个人的名字,老大只是笑笑,并不说话。

我始终认为,黑仔是我一生的兄弟,孔慈是我一生的女人,可是,我怎么都没有想到,他们居然......

说实话,出了监狱的那一瞬间,我的心里,舒服多了,我还记得五年前我进监狱的时候黑仔说过,他们会以最高的礼仪接我回去。

后来听说他们在滨海/牛/逼/了,灭/了/三合会,现在已经去别的城市发展了,所以自从三年前黑仔和孔慈他们就再也没有来看过我。

但我现在依然记得他们的承诺,用最高的礼仪接我回去!

但是,我等了很久很久,监狱门口的这一条大道上,没有一个人过来......

‘再等一会,他们会来的,肯定会来!’

我紧紧的握着拳头,心中想着...

可是,我等到了晚上,还是没人来。

偶尔经过几个人:“嗨,你看那个人,出狱了都不赶紧走,他不会是舍不得走吧!”

“嘿,你别乱说,我猜他应该是在等人来接他!”

“哈哈,真是可笑,估计是被人耍了!”

‘被人耍了?’

我嘴角上扬,淡然一笑,黑仔他们是不会耍我的!

......

终于,晚上十二点,我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了这里。

身上揣着出狱之前老大不知道从哪里/搞/来/的八百块钱,当时我还不要呢,说我兄弟黑仔现在是滨海大佬,有钱!

直到现在,我还是以为黑仔只不过是忘了时间,因为出狱时间是三年前才定的,他以前做事就是马马虎虎的,估计这次也是一样...

我去了一个普通酒店,/开/房/花了我一百五十块钱。

匆匆的洗了个澡,躺在床上我就想起了五年前我和黑仔他们潇洒的生活!

哈哈!

五年了,老子今天总算是能告别/五/指/姑娘了!

随手从床/上拿了一个卡片,随便一个电话就拨了出去。

‘喂~先生,请问您需要什么/服/务?’

一个/娇/媚/的声音从电话对面传来。

“我要/全/套/服/务!”

我也懒得多说话,直接告诉她我现在所在的地方,然后就挂断了电话...

‘哒!’

火机点燃。

‘嘶......’

我狠狠的吸了一口烟,舒舒服服的躺/在/床/上,口中喃喃,‘三哥,你丫的总是跟我吹牛/逼你有多/能/干,嘿!老子我比你先尝/女/人/的/味/道,哈哈!’

监狱里面,我有七个大哥,咳咳......说实话,这五年里面要不是他们给我当爹当妈的,我早就被那群杀/人/犯弄死了。

‘叮咚!’

这时,门铃响了起来.....

丫的,小/兄/弟/一下就昂/首/挺/立/了,仿佛是在为门口站着的那位佳丽致敬!

“嘿!等会让你小子好好敬礼,可不许给我丢人!”

我披好浴巾,然后就笑呵呵的朝着房间门口走了过去..

五年了,妈的老子我五年没有接触过女人,当时我的心都快要蹦出来了,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好好的门口站着的那个女的/压/在/床/上!

别问我为什么拿着八百块钱就想/一/次/性/用完!

因为我相信,明天我就能找到我的那帮兄弟,他们能带我站在世界的巅峰!

这八百块钱算什么!

于是,我打开了门......

“妞,我想/死/你/了!”

刚刚说完这句话的瞬间,我整个人都蒙了。

顿时,心,就好像刀割一样,刚才心中的美好,顿时烟飞云散!

如此熟悉的面庞,看面前站着的她,我的手都开始了/颤/抖!

她......是我妹妹陆瑶!

我妹妹......我妹妹,我妹妹她怎么会/干/这/种事情!

黑仔!你/他/妈/的怎么办事的!

“怎么了先生?来呀~”

陆瑶并没有认出来我,因为我没有剃胡子,也没有收拾......

当时我眼睛就红了,当时黑仔他跟我答应得好好的,说照顾我的家人,绝对不让他们收欺负,可是现在呢?!

‘刷!’

手里夹着的香烟,无力的落在了地上,我整个人都被麻痹了。

‘你......你......’

陆瑶有点认出来我了。

我红着眼睛走上前去,“瑶瑶,对不起......对不起,是哥哥不好,哥哥没有照顾好你!”

我的这句话落下,眼泪就流水一般的从瑶瑶的的眼中流出了,这,代表着五年来她/遭/的/罪!

这五年,我一直以为她都过得很好,这五年,我以为黑仔和孔慈替我做了一切事情!

可是现在......

‘哥!’

瑶瑶叫了一声,然后哭着就冲上来/抱/住/了我。

‘哥,你不知道,当年你进了局子之后,黑仔和孔慈姐他们就......’

‘晃荡!’

我还是不相信瑶瑶说的这句话,只是认为她现在有点失控,于是就抚着她/光/滑/的后背,同时口中喃喃,‘瑶瑶,不怕,哥哥回来了,只要有哥哥在,就没人敢欺负你...’

‘哥,我想你,他们都不让我去看你,我......’

眼泪,已经将我的/衣/衫/浸/湿,瑶瑶/疯/狂/的/发/泄/着自己五年来的委屈。

无父无母的我们,都是对方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,一直以来,我都是瑶瑶最大的靠山,可是我入狱之后,她就没有了这个靠山!

没有黑仔他们的帮忙,我真的无法想象这五年以来瑶瑶是怎么度过的!

‘瑶瑶,来,你跟我讲讲这五年都发生了什么?’

我用手擦了擦瑶瑶/白/皙/面庞上的泪花。

终于,她心情缓和了下来,然后坐在/床/上,红着眼睛说出了让我震惊,心痛的事情!

“哥,你入狱之后,黑仔和麻狗两个人就/统/一/了高地街,孔慈一直跟着黑仔,后来,他们的势力越来越大,直到三年前,他们打败了滨海最大的社团三合会,从那之后,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黑仔了...”

我眉头紧皱,瑶瑶并没有提这五年以来黑仔如何对她。

‘瑶瑶,当时黑仔答应过我,会好好照顾你。’

听见我的这句话。

‘呵呵......’

瑶瑶不由得笑了,“哥,你太傻了,黑仔...黑仔他根本就没管过我,你知道吗?就是他把我带到这条路上的!”

‘什么?!’

听见这句话的瞬间,我身上每个细胞都开始了沸腾!

“哥,你不知道,后来我才发现,当初你入狱,根本就是黑仔和孔慈那个/贱/女/人的诡计!我后来在法院上诉了很多回,可黑仔势大权大,根本就告不动!”

我的双手,在/疯/狂/的发抖着。

“瑶瑶,这......你说的不是真的吧。”

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黑仔他会这样对我!

我为了他,放弃了那么多东西,他就是这样回报我的?

眼泪,再次从瑶瑶的眼中流出:“哥,我们两个,被们他耍了......”

而就在这时!

‘嘭!’

房间门突然被一脚踹开,一个穿着黑色马甲的青年出现在了门口,指着我就喊了一声,‘臭小子,敢跟我女朋友/开/房/,找死啊!’

我猛然抬头看了那小子一眼,脑海中三个字一闪而过,‘/仙/人/跳?’

‘什么情况?’

我当时也有点蒙。

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,瑶瑶脸就红了,立马就站起来朝着那马甲青年走了过去,“马哥,对不起,这是我哥哥...”

听见瑶瑶的这句话,我立马就明白了过来,他们这应该就是/仙/人/跳/,准备坑人,可是没想到,却遇到了我。

‘啊?’

听见我的这句话,马甲青年也是愣了愣,看了我许久,然后看着瑶瑶,说:“真的?”

瑶瑶咬牙,我看得出来,她好像是在害怕!

‘艹!’

这马甲青年一脸的怒色,然后直接一巴掌朝着瑶瑶打了过来!

‘啪!’

巴掌,打在瑶瑶的脸上,我的心,就好像被刀割一般,我无法想象瑶瑶这五年是怎么过来的。

心中的血,开始了沸腾,我双眼变得血红,握紧拳头,以前我在的时候,根本就没人敢欺负瑶瑶,可是现在!

“对不起马哥,对不起,我求求你了,你放过我和我哥这一次,我求求你了......”

可是,那马汉的脸色还是难看的吓人,‘陆瑶,/你/他/妈/的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啊!你说,你都多久没有/招/揽/到/生/意/了,今天,我不管这个人是谁,不给钱,哼!’

说完!

‘呼!’

马汉再次一巴掌朝着瑶瑶挥了过来!

可是......

这一次巴掌并没有打在瑶瑶的脸上!

此时此刻,我就站在瑶瑶的面前,右手,紧紧的将马汉的手臂抓住!

当时那马汉还愣了愣,没有想到,在自己的地盘上居然有人跟自己搞事情?笑话!

马汉一把甩开我,双手抱在/胸/前/,一脸冷漠的看着我,说:“你谁啊你,来吧,我也不跟你废话了,拿三千块钱,我们这事就算完了!”

我紧握双拳,也没有去理会那马汉,而是转过头看着瑶瑶,看见她脸上的那一个巴掌印记,我心里就一阵深疼!

从小到大,在我的庇护之下,瑶瑶哪里被欺负过?

“瑶瑶不哭,有哥哥我在,没人能够欺负你!”

瑶瑶哭了,她拉着我的手,说:“哥,你还是快走吧,现在不是五年前了...他们都不在,你一个人......”

听见瑶瑶的这句话,后面站着的马汉就大笑一声,‘陆瑶啊陆瑶,你不要告诉我,你这个哥哥要打我!’

“哈哈!我马汉在这步行街/混/了这么久,今天还是第一次被人/威/胁/啊!”

“小子,你叫什么名字啊,你知不知道步行街马哥这四个字?来,你跟我说说,你混哪里的?”

“这是你妹妹对吧,你是不知道啊,这个妹妹是/真/的/骚/啊。”

“昨天晚上,我/让/她/陪/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,哈哈,你知道吗,为了那五十块钱,她居然......”

听到这里,我的心,就好像要炸了一般!

‘呼!’

终于,我再也忍受不住,一巴掌狠狠地朝着后面挥了过去!

在监狱里面,别的没练,打架我可是打了五年啊,要知道,跟我一起的都是一群/杀/人/犯/!

瞬间之后!

‘啪!’

巴掌,狠狠的落在了马汉的脸上!

一时间,瑶瑶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,她呆呆的望着我,手,还在紧紧的拉着我。

‘从瑶瑶出生的那一刻开始,我陆言就发誓,没有人能够欺负!’

“哈哈!”

马汉又笑了一声,然后指着我,喊了一声,“怎么,老子我就欺负了,怎么着?我告诉你,她在我这三年,每天都跟一条狗一样,老子我欺负了她三年,来啊,有种你就来报仇啊!”

我慢慢的转过头看向了马汉,同时拿出了那把在监狱里面沾染过无/数/血/液的匕/首/!

老大称这把/匕/首/为‘虎刃’

这刀,就是他送给我的!

‘怎么,要/捅/我/?’

马汉一脸嚣张的走上前来,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肚子,说:“陆言是吧,来啊,你来捅我!”

‘/傻/逼/!’

他骂了一声,‘那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,老子当年在外面/砍/人/的时候,你/他/妈/的换不知道在哪呢!’

‘来啊,有/种/你/就/捅/我/啊!’

在马汉的心里,我根本就是做做样子,根本就不敢动手。

我抚了抚瑶瑶的头发,对着她笑了笑,‘瑶瑶,五年内,你受的委屈,我要一个一个的替你要回来!’

说完之后!

‘呼!’

我手/中/匕/首/猛/然向前一挥!管住微星宫中号‘木子熊’继续看后续精彩内容。

‘来啊,有/种/你/就/捅/我/啊!’

在马汉的心里,我根本就是做做样子,根本就不敢动手。

我抚了抚瑶瑶的头发,对着她笑了笑,‘瑶瑶,五年内,你受的委屈,我要一个一个的替你要回来!’

说完之后!

‘呼!’

我手中/匕/首/猛/然/向/前/一挥!管住微星宫中号“木子熊”看后续精彩内容。

您可能还喜欢的
最新信息
返回顶部